历史
一一小说 > 玄幻小说 > 从音乐助理开始的文娱 > 第五章:来,林歌,给他整个活

第五章:来,林歌,给他整个活(1 / 1)

“这首曲子我以前从没听过,是你写的?”

掌声中,中年男人低声问道。

“是,之前在乡下外婆家待着的时候写出来的。”

“曲子作的非常不错。”

“也是因为有这把吉他增色。”

吉他弦动声在一片喧闹中骤然响起。

一幅画卷在中年男人眼前突然铺开:夏日金黄的向日葵田中,几个孩子正在追逐奔跑,他们偶尔高高跃起,在向日葵的海里,冒出一个个欢快的脑袋。

蜻蜓在逆着风飞行,知了在一板一眼的叫,向日花开,溪水潺潺。

原本充满各种噪声的摊位瞬间变得鸦雀无声。

人们虽然彼此拥挤,额头上不住往外渗出汗水,嘴角却带着莫名的微笑。

中年男人拍了拍林歌的肩膀,然后堂而皇之的扯了一条塑料板凳,直接坐在了林歌身边。

“你这样坐在这里就让我很紧张了。”

林歌很想要吐槽一句,但见到中年男人已经坐好,只能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吉他上。

他的脑海里一下浮现出很多旋律,最经典的就是Hotelia,接着是各种国内民谣。但林歌也清楚,以他现在的水平,演奏经典反而是减分项目。

既然表演经典肯定会“局部坏死”,不如直接反其道而行之。

于是林歌很礼貌的陆九垓挥手道别,目送对方离开。

“那个人是谁啊?阿妈看着好像有点眼熟。”

等陆九垓彻底走远后,方静慈这才走到林歌身边,略带关切的询问。

林歌笑眯眯的收起自己一直攥在手里的手机,一把搂住身旁的方女士:“那是你儿子未来师父。”

说着,林歌拉着一脸迷惑的方静慈,也转身往外走去。

“几年?”

林歌心里提取出刚才那句话的关键词,又默念了一遍。

对于这个问题,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说18年肯定没人信,但要是说两周,自己这尚且处于“复健”阶段的手法,更是不像。

看着林歌难以启齿的表情,和身上朴素的穿着(只能说那个时候白体恤加牛仔裤这样简单的搭配实在不够潮流),中年男人倒是没有继续追问。

30岁发表第二张专辑,直接摘下当年诸夏金曲奖最佳男歌手,最佳专辑,最佳制作人三项大奖。

但踏足巅峰的陆九垓没有继续以歌手身份参与乐坛,而是转身成为了所在唱片公司“希声”的制作人。

之后陆九垓几乎每年都能带出一个优秀的歌手,制作出一张经典专辑。

他也是唯一一个,给目前四大音乐公司当家歌手都创作过主打歌的制作人。

如今陆九垓年过40,去年刚刚推出了自己的个人第三章专辑,上市一周便直接冲破金唱片100万的标准,到现在为止,恐怕已经达成1000万销量,达成钻石专辑。

当下,林歌就打算潇洒告别,然后离开。

谁料中年男人伸手拿出了手机,同时开口道:“最近我在帮一个后辈制作专辑,可能没太多时间。我们先交换一下联系方式,等我抽出空来,再联系你。”

说着,中年男人已经打开了林歌熟悉的“小蓝鸟”。

峰回路转。

只要能交换信息,林歌相信以自己的能力,自然有办法能够拜师成功。

虽说内心在疯狂吐槽,但林歌用起这招却毫不犹。

混文娱圈,实力第一,演技第二。

况且有些东西,你不去主动用一些方法争取,就算是你的,也会擦身而过。

中年男人粗粝的眉毛微微上挑,稍稍犹豫了一下,然后又笑着问道:“你先说说看。”

“我能不能拜你为师,学习吉他?”

当然,更让我惊讶的是你的作曲水平,就刚才你原创的那首曲子,已经远超了业内很多作曲家了。”

“您这么说真是太抬举我了。”

林歌抓了抓头发,他早已猜到了中年男人的身份。

说实话,虽然两世为人,但被这样的前辈夸奖,还是让他有点不适应。

“不用这么客气,音乐路上,以作品而非年纪说话。”

就在她准备给林歌打电话的时候,忽然看到儿子正和一个中年男人,一人背着一个像是吉他包的东西,正有说有笑的往外走。

“对了,刚才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夏。”

这个世界有没有菊次郎林歌不知道,但肯定没有《菊次郎的夏天》这部电影,刚才林歌弹的,就是经常会被人误称为“菊次郎的夏天”的同名电影配乐《Summer》。

上辈子林歌可是哔站6级硬核会员,账号特意没有认证,专门用来上传一些自己练习吉他、贝斯、二胡的无头录像。

一听说有人想要在现场演奏,摊位的负责人一开始还犹豫了一下。

主要是林歌的年纪看起来实在太小。

让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在自己摊位上弹一曲是小,要是弹的不好把客人都赶走了才是大。

但也不知道中年男人对这个负责人说了什么,对方突然一改口风,不仅同意了林歌的现场演奏,还同意出借摊位上的音箱设备。

“大叔你面子挺大啊。”

“哈哈,你小子用不着拍马屁,我听得出一首曲子的好坏。”

“那,我就大方接受您的夸赞了。”

中年男人的墨镜上反射出一抹光,露出一抹从容的微笑,然后伸手拍了一下林歌的后背,“还不快谢谢听众的鼓励。”

……

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,方静慈站在移动冷饮摊的大伞下,不住向跳蚤市场里张望。

无形中好像有股风从遥远的田野里吹来,带着夏日独有的芬芳,从在场所有听众的毛发,鼻尖,耳畔吹过。

随着“”这几个结尾音符渐次响起,林歌圆满结束了自己第一次“小型公演”。

“好!”

片刻后,也不知道是人群中的哪一位突然大喊了一声。

紧接着,一阵如夏日般热烈的掌声响起。

整个好活!

七月的天气是真的够热,特别是人挤人的跳蚤市场,眼见围在摊位附近的人越来越多,有的人已经额头冒汗。

好在上辈子当过明星,被成百上千双眼睛同时盯着的时候也不是没有。

眼下的情况,对于林歌来说,只能算小场面。

“铛——”

“很可能是因为家庭原因,不能支持他继续练习了,不然怎么会来跳蚤市场买吉他。到时候,如果表演完真的有几分底子,或许能够多提点两句,鼓励一下。”

不需要林歌多加说明,中年男人已经自己给林歌的沉默脑补出了一个理由。

于此同时,看到摊位上的工作人员搬出了音箱,一个少年拿着吉他正在调试,四周逛街的人群也逐渐聚拢了一些。

人,总是喜欢看热闹的生物。

“不要紧张,就当是玩一次。”

“今天儿子心情好,晚上请你吃饭!”

本章歌曲:

《Summer》—久石让

虽然稍稍放缓了自己制作专辑的脚步,但陆九垓依旧被诸夏乐坛称为“音乐教父”。

记忆里,前身似乎非常崇拜这位乐坛前辈。

而在林歌看来,陆九垓与地球上那位乐坛大佬“李宗盛”非常相似。

若非如此,他也不至于耍小聪明想要拜师了。

与陆大佬交换完传书账号,互通姓名后,该聊的也基本聊完了。

陆九垓。

这是中年男人传书账号的名称。

一般会在账号上使用本名的只有三种人,中介,各路长辈,还有自己的名字就是最好的名片的那种人。

陆九垓就是最后一种。

27岁出道,发表个人第一专,第二年便获得最佳新人。

“拜我为师?”中年男人一愣,突然伸手按在林歌脑袋上,猛地揉了揉后者的头发,“你小子早就认出我是谁了吧?”

林歌也没否认,不过这个时候应该装傻。

但是,等了半分钟,林歌也没看到中年男人点头。

对于可能遭到拒绝,林歌是有心理准备的,既然对方不愿意,那他也没必要强求。

“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再接触。”林歌心里想着,反正等以后自己的写的歌铺开后,自然有大把机会和业内前辈交流的机会。

墨镜下,中年男人看向林歌的眼神越发觉得后者顺眼。

今天突发奇想要来逛逛跳蚤市场,没想到居然真的遇到一个有趣的小朋友,还附赠了一把好琴。

“那,我能不能提个小小的要求?”

林歌微微低头,露出一个腼腆的表情。

“唉,重生到这具18岁身体后,使用年轻人独有的腼腆青涩这种招数也是越发纯熟了。林歌你堕落了!但是不得不说,这招真特么好用啊!”

有段时间,也不知道是啥风气,哔站一下子冒出来各种乐器版本的《Summer》的翻弹。

林歌听过三个唢呐版本的,两个二胡版本,还有一个卡祖笛版本的,个个都演奏出了“菊次郎的头七”的味道。

可惜林歌没学过唢呐,刚才的二手乐器摊子里也没卖唢呐,不然他高低得整一个。

走出摆摊的区域,中年男人停下脚步,再次拍了拍林歌的肩膀,嘱咐道:

“我能看出来,你是有天赋的。虽然你刚才的表演还存在些失误,但瑕不掩瑜。以后多加练习,别浪费了自己的天赋。

林歌接过中年男人递给自己的吉他,一边调着音,一边打趣。

“顾客是上帝。”中年男人笑着把8000块的发票塞进自己的钱包夹层里,倒也放心的让林歌捣鼓自己刚到手的吉他,“况且我还是花了8000块的上帝。”

当然他也看出了林歌拨弄吉他弦的手法虽然熟练,却像是很久碰过吉他般,手指不听脑子使唤,看着又有几分生疏。

“几年没碰吉他了?”

中年男人语气听着不像刁难,反倒带着几分音乐教师对学生的关切问询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我的1979生活 浩劫余生 混血 御兽督主 穿越之农门长媳成长记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重生地球之徐福 斗罗之蚀雷之龙 青春无怨季落情 四合院之激情岁月 近战狂兵叶军浪苏红袖 逆天换明 玄幻:我的宗门亿点强 赵轻丹慕容霁神医太撩人 受尽白眼叶凡唐若雪 重回1991 武逆 穿越:我成了张大胆? 猛男诞罗军丁涵林倩倩宋妍儿 烛龙以左